收藏本站 | 哥哥一路发贵宾网 [会员登录]  [30秒免费注册]
我的奴隶主生涯8
发表时间:2020-09-13 人气:1600    我要评论

发表人: 【上海】洋酒外模,芬兰 175/D

25岁 175CM

【上海】洋酒外模,芬兰 175/D,?️69、?️Kiss、?️T口,有健康码??? 会说中文、HSK4级

写信件 打招呼 主页

8

                      第8章

        玉米熟了,高粱也熟了,我让女奴们不休息,把所有的玉米高粱晾晒干,立

      刻又种了下去。

        我估计秋天收获的时候,这些玉米和高粱可以作为食物了。

        夏末,老头已经积攒了大量的武器和马匹,武士们也休整够了。老头决定给

      儿子魁报仇,去征服那个高个子的部族。

        我也决定参加这次战争,不过我比较害怕,心想要是有一副刀枪不入的盔甲

      那也不错。

        可是用青铜做盔甲,工匠没这个水平。就算做出来,也沉的穿不动。

        我突然想起来三国里边,有一段描述藤甲兵的。

        我带着几个女奴,上山采了不少山藤的嫩枝。

        回来我让女奴把羊油熬开了,煮这些嫩枝,煮一天晾晒一天,再煮再晒,连

      续好几天,这些嫩枝都变的很柔软,我让女奴们把嫩枝密密的编成了一副盔甲的

      样子,又晾晒了两天,完全干透了。这盔甲变的坚硬无比,用青铜剑都砍不动。

        我跟老头要了一个俘虏,让他穿上,大家一起拿剑砍,拿弓箭射,俘虏一点

      事都没有,藤甲上只有一些痕迹。

        藤甲试制成功,可是批量制作来不及了,于是只有我穿上藤甲,大家准备出

      征。

        总过有500多名武士,全部都是马兵,有100名最能打的,骑着我培养

      出来的新马,其他还是矮马,每人都配了长矛,弓箭,短剑。

        大家急行军了三天,休整了一天,然后又急行军了三天,休整一天,魁跟我

      们说:「那个高个子的部族距离我们只有两天的路程了。」

        我们缓慢前行,老头按照我的建议,派了一些快马出去探查情况,我告诉老

      头,这些快马叫做斥候。

        老头对我言听计从,我心里想:「幸亏上大学时,天天操练帝国时代,看来

      微软这个游戏太有价值了。」

        斥候回来禀报,已经发现了那个部族,似乎那个部族刚经历过一次战争,不

      知道什么部族刚跟他们打过一仗,我们挺高兴,起码他们刚刚消耗过一次,就算

      他们赢了,我们也是以逸待劳。

        我和白胡子老头和几个武士头子在斥候的带领下,登上一个山头,抵近观察

      这个部族。

        这个部族规模跟我们差不多大,也是建在一个河边,他们在居所周围都修建

      了围栏,围栏大门紧闭,围栏上有不少哨兵巡视。

        围栏周围还残留着不少尸体,一些老鹰,狐狸都来吃腐烂的尸体。

        我心想这个部族文明还挺发达,懂得修建围栏,我们这些马兵进攻围栏可不

      占便宜。

        最好能引出他们,或者想法子毁掉围栏。

        勇也不敢进攻围栏,一时也想不出办法。

        大家远远的望着,我看到在围栏两侧,各有一处高地,高地上长着密密的树

      林。

        我心生一计,老头把队伍分成两队,他带一队,魁带一队,大家都绕道来到

      两处高地之后。

        到了夜晚,一部分人休息,一部分人点起火把,每人拿两支,站在树林外,

      故意让围栏里的哨兵发现。

        哨兵发现了火把,立刻通知了进去,围栏里的居民和武士们都上到围栏上防

      守,警惕的注视着两侧高地的火把。

        我们的人轮流休息,睡半夜去换人,拿着火把摇晃。

        到了第二天,我们接着休息,不过点了些湿的木材,冒起浓浓的烟,站在高

      地的树林里,看到围栏上的武士和居民们都严阵以待,紧张万分。

        晚上又折腾他们一夜,白天,围栏门终于开了,出来几十个武士,畏畏缩缩

      的向我们走来,我们的武士张弓搭箭瞄准好,等他们靠近,我一声令下,前头的

      20多个武士立刻都被射到,身下的扭屁股就跑了回去,大门又被紧紧的关上。

        到了晚上,我派了几十个马兵到围栏外兜圈,但不许靠近围栏,这些武士冲

      过去呐喊着兜圈子,围栏上的人扔出一堆梭镖,但都没伤着我们的人。

        我们的武士还捡了几根梭镖回来,我和白胡子老头一看,梭镖头上是尖锐的

      镖头,这个部族青铜器制造技术比我们还高,老头有些担心,不过有些梭镖只是

      削尖的木头,我到是不但心了,看来他们消耗很大,武器供给不足。

        我让老头下令,把带着的羊肉都拿出来,把肥的都挑出来。搜集起来。

        连续折腾他们几天,这些受围栏的家伙受不了了,都睡着了。这天晚上,我

      们悄悄的潜到围栏边上,果然没人发现我们,我指挥大家把收集起来的肥羊肉都

      堆在围栏两侧的某一点上,然后点起火来。

        等围栏上的人发现,这两处围栏的木头已经完全烧了起来,围栏上的人立刻

      慌乱了,一瞬间他们也找不到首领,乱成一团,我们退后防止敌人扔标枪,排成

      进攻队列,等待天明。

        天亮了,两处的火也被他们扑灭,整齐的围栏缺了两块,就像一个人整齐的

      门牙掉了两颗,露出两个黑洞。

        围栏上的人密密麻麻的集中在两处防守着,老头看天已经大亮,大家排好队

      形,对着围栏上的人就连续放箭,围栏上的人很集中,目标太大了,我们的武士

      基本不用瞄准就放箭,围栏上的人似乎也没见过箭,都不懂的闪避,一轮过后,

      倒了一片,都挣扎呼号着。剩下的开始躲避,一下就乱了,踩到推倒了不少,很

      多人甚至掉出了围栏。

        老头又下令齐射了两轮,然后马兵开始冲击,围栏上的人已经组织不起来防

      御了,零星的标枪飞下来,根本阻挡不住我们,魁那队人马冲的快,抵近了围栏

      乱箭齐发,围栏上的人四处奔逃。

        根本无人防守,魁指挥几个武士连砍带砸就再烧过的围栏处搞出个大豁口,

      马队一涌而入,我们这边也顺利的冲了进去,围栏里的武士和居民就成了待宰的

      羔羊,他们很少马兵,大部分都是步兵,也不是所有人有青铜武器,被我们这些

      武装到牙齿的家伙完全冲散了。

        我的黑子展现出了速度,把大家甩到了后边,白胡子老头急坏了,让几个武

      士追上来保护我。

        我拎着最长的一柄青铜剑,见人就砍,围栏里的人望风而逃,没一个敢抵抗

      的,我就想杀鸡一般的砍着眼前的这些人,这些人穿的都是麻布衣服,不过这些

      麻布比我们的纺织的细密很多。

        再细密的麻布也抵抗不了青铜剑的威力,我一路冲过来,砍死了大概20多

      人,直冲到一所大院子前,才停下来,护卫我的武士也到了,大家看没人抵抗,

      分头去砍杀,一霎那整个围栏内的街道上都是我们的武士在疯狂的杀人,这个部

      族人口很多,大家杀的很是过瘾。

        白胡子老头勇也跟了进来,在武士护卫下跟我汇合,我已经砍累了,在几个

      武士护卫下,迎接白胡子老头。

        我和白胡子老头驱马到了那个院子前,院墙竟然是石头砌的,院门紧闭着,

      几个武士乱抡着剑就砍门,我和白胡子老头说:「这个院子估计就是这个部族首

      领住的。」

        武士眼看就把门砍烂了,门里突然飞出数支标枪,几个武士躲闪不及,被标

      枪扎穿了,倒在地上。

        白胡子老头指挥大家后退,门里冲出几十名武士来,手持标枪朝我们扔来,

      大家赶紧躲避。

        可是白胡子老头挨了一下,一根标枪从肩头贯入身体,老头一歪脑袋就栽了

      下去。

        几个武士跳下马扶起老头,往后就撤,我驱马上去护着他们后退,出来的武

      士举着标枪就追了过来。

        我叫了几个武士,佯装后退,等敌人追击,转身就迎击过去。

        那些武士来不及投掷标枪,两边就接战了,他们只能用细细的标枪跟我们拿

      着长矛的武士对战,10多个武士宛若虎入羊群一般,直接冲乱了敌人的队形,

      武士们长矛瞬间就捅死了不少敌人,扔下长矛,拔出短剑来,就跟砍西瓜一般,

      砍到了所有的敌人武士。

        我们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我挨了几下,但那些标枪肯本插不进我的藤甲。

        武士们冲过去砍到了院门,把里边防守的剩余的武士全部杀死,守着大门,

      我回去看白胡子老头,老头疼的浑身哆嗦。

        我让武士握住从老头背后伸出的标枪,砍下枪头,拔出标枪,用麻布裹着老

      头的伤口。

        老头都快疼晕了,我们扶着他上马,大家一涌而进了那个院落。几个武士揪

      着一个白胖的老头出来,这个老头身高都快170了,肥头大耳,穿着一身雪白

      的麻布衣服,腰身还帮着一个玉佩,胖老头脸色惨白,浑身哆嗦。

        跪在地上求饶,勇一挥手,一个武士上去一剑,就砍死了胖老头。屋子里冲

      出几个女人来,连哭带叫。

        勇一挥手,低声说:「杀光了。」

        我赶紧拦着勇说:「男的杀光了,女的留下,给我当女奴,培养大个子人出

      来。」

        勇说:「传令,男的全部杀了,抢粮食,女人都留下。」

        我看着地上抱着老头痛哭的几个女人,摸着下巴开始淫笑,这些女人长的完

      全是现代人摸样,最高的有160了,几个武士冲上去,按住那些女人就开始撕

      扯衣服,一个武士抓了一个白色麻衣的女人,推到我面前,我一看心里大乐,这

      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一头乌黑的头发,肌肤白皙,眼睛水汪汪的,唇红齿白,

      就是吓的浑身哆嗦,我抓住女孩子的头发拎到勇的面前,勇捂着伤口说:「我可

      没法玩了,归你了。」

        我哈哈笑着问那个女孩子,你是什么人。女孩子说:「我是族长的女儿,那

      个人就是我们族长。」说完女孩子捂着脸大哭。

        几个武士护着勇进房子里休息,我撕扯着女孩子的麻衣,这衣服很是结实,

      扯不烂,女孩子又拼命挣扎,我费了半天劲也没搞定,不过女孩子偶尔露出的肩

      头和胸脯都相当白皙,跟我们那些黑黑的女奴完全不一样,我看的更兴奋了,拔

      出宝剑插入女孩子的腰带一挑,弄断了女孩子的腰带,我拼命扯女孩子的衣服,

      她的麻衣就是一条大裙子,腰带没了很快就被我扯了下来。

        这女孩里边竟然还有内衣,是一件小裙子,就跟现在的衬裙一边,我揪住就

      往下扯,可那衬裙到我手里,我愣了一下,仔细观察这衬裙,竟然不是麻布的,

      而是丝绸的,而且相当的细密,我舍不得弄坏着丝裙,掐住女孩子的脖子,把裙

      子脱了下来,塞进怀里。

        这女孩子已经全裸了,捂住胸口蹲在地上,双臂见能看到深深的一道乳沟,

      我离开解开我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扔了宝剑,推倒女孩子,用手向她下身摸

      去。

        女孩子尖叫着想推开我,我的手强行探入她的腿间,分开她的腿低头一看,

      女孩子竟然还没有阴毛,腿间高高隆起,竟然跟我在色网上看的馒头逼有几分相

      似,我骑上去,掏出鸡巴就往她下身捅,女孩子拼命挣扎,可是我玩女奴已经很

      有经验了,鸡巴一下就找到了洞口,我腰一用力,狠狠的捅了进去,女孩子惨叫

      一声,瘫软了下去。

        我感觉到了女孩子的处女膜,心里很高兴,又玩个处女,我掰开女孩子护着

      胸口的双手,使劲揉搓她的乳房,下边疯狂的松动着,在女孩子低声啜泣声中,

      我把精液灌进她的身体。

        我起身提起裤子,捡起宝剑,也不理那个女孩子了,进到屋子里看勇。

        勇躺在屋子里的席子上,几个武士围在旁边。

        我凑过去一看,勇已经快昏迷了。

        我略懂兽医,让人给勇喂了些水,把他伤口仔细的包扎起来,血已经完全止

      住了,肩头的贯穿伤,好在没伤到内脏。

        看看勇没有问题,派人去找魁,两个武士骑马跑了,我们出了院子,指挥武

      士捕捉女人,但不许杀女人。

        武士们驱赶着女人往一个空场上走,看到顺眼的,按倒就强奸,我让两个武

      士把我刚玩过的女孩子也赶到了空场上,魁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裤子都还没穿

      好,上面沾染了几处血迹,我估计这小子也玩了几个处女。

        魁跪在勇身边,很是紧张,我说问题不大,魁才放心。

        我和魁一直陪着勇,等了好久,老头才醒过来,我们问老头下一步怎么办,

      老头说:「先带着女俘虏撤回去。」

        魁去传令。我让武士用一扇门抬着勇出去,等院子里没人了,我拎着宝剑到

      里屋去找宝贝。

        里屋里却是有不少金玉,我也不懂那些值钱,随便包了一包,抗肩膀上就出

      来了。

        转到侧门,我看到哪里竟然有一辆类似马车的东西,我叫了两个武士牵了两

      匹马进来,把马栓在车前,赶着马出了侧门,那个车很平稳,看来就是个马车。

        我让武士把勇抬上去,让勇躺着,没人会赶马车,两个武士骑着那两匹马,

      拉着车前行。

        我们驱赶着300多女人往回走。

        路上我怕被其他部族袭击,派出去大量的斥候,探路侦查。

        夜间休息的时候,也安排了大量哨兵,放出去很远,而且都是双哨兵,规定

      好一旦遇到袭击,一个抵抗,一个逃跑报信。

        倒是遇到零星的部族,但他们根本不敢袭击我们,都是躲躲藏藏的,我们也

      不愿冲突,尽快的往回赶路。

        晚上,武士们随便强奸女俘虏,他们很尊重我,发现好看的,还是处女的,

      就给我送过来。

品牌:专业伴游交友服务 专业:资深伴游交友团队 真实:诚信会员验证体系
郑重提醒:社会有风险 交友须谨慎 (免责声明:禁止未成年人注册以及援交服务)友情链接及合作请发送邮箱:gg168vip@gmail.com
Copyright © 2020 gg168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escorts were 18 or older at the time of depiction. 本平台内容由上传者提供,与本站绝无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