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哥哥一路发贵宾网 [会员登录]  [30秒免费注册]
我的奴隶主生涯10
发表时间:2020-09-13 人气:1513    我要评论

发表人: 【上海】洋酒外模,芬兰 175/D

25岁 175CM

【上海】洋酒外模,芬兰 175/D,?️69、?️Kiss、?️T口,有健康码??? 会说中文、HSK4级

写信件 打招呼 主页

10

                     第10章

        走到半路,5个狒狒突然开始狂叫起来,都不肯往前走了,飞在天上的鹰也

      连续的鸣叫着,在不远处打着盘旋。

        我们有些纳闷,驱马上了一个小山岗,我一看就傻眼了,竟然是一支部队,

      队伍很是整齐,人数也不少,而且最恐怖的是队伍中间竟然有人牵着不少虎豹等

      猛兽,队伍行进的方向直指我们部族。

        好在这只队伍都是步行,我们担心部族被攻击,赶紧绕了一圈,狂奔而回。

        经过连续两天的急行军,赶到了部落,我直接就去找魁,把情况一说,魁也

      紧张起来。

        下令所有的武士集中起来,男奴隶也分发的兵器,女奴们也全部集中,没有

      青铜剑,每人也都分配了一根木棒。

        我算了算,回来这段路程,我们骑马,那只部队步行,大概会晚一天到我们

      这里,还来的及组织防守,但能不能防得住就不知道了。

        我们的寨子也修建了围栏,但比较稀疏,而且也不够高大,只能作为一道基

      础的防线,给大家一些心理安慰。

        广东妹妹也听说了危险即将到来,从马场赶了过来,女奴们也都武装起来,

      大家集中缩在寨子里防守。

        第二天拂晓那只队伍就到了,我站在寨墙上仔细观察,大约有五百多人,也

      是矮人,但各个肌肉发达,裹着兽皮,拎着粗大的木棒,木棒上还有一些突刺,

      跟后来的狼牙棒很接近。

        最恐怖的是那几十只老虎豹子,黑熊之类的猛兽,看来这个部族比较善于训

      练猛兽。

        魁也很紧张,有些哆嗦。

        我低声对他说:「魁,我知道勇死了以后,你一直不服气我,现在就是证明

      你的时候,如果你带着大家守住了家园,你就成为了合格的首领,我是外人,早

      晚要走的,我这个大法师尽量协助你,你振作一些,这次是一次真正的考验。」

        魁怔怔的看着我,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坚毅来,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做一个

      合格的勇的儿子。」

        魁咬着牙,使劲点点头。

        这批土人跟我们语言不通,一个为首的土人骑着一匹花豹走到我们寨子前,

      使劲喊着,挥舞着棒子叫嚣着。

        魁猜想他们是在让我们投降,我低声说:「我们都是当奴隶主的,可不想当

      奴隶。」

        而且我们投降了估计也是死路一条,宁愿战死也不投降。

        魁看着我,使劲点点头,大声把我说过的话重复了一次,武士们纷纷呐喊起

      来。

        反倒把那个骑着花豹的土人吓了一跳,那些土人看我们不投降也鼓噪起来,

      那些猛兽们也纷纷吼叫起来,声势比我们大了很多。

        魁看看那个土人距离我们不是很远,跟一个武士要了弓箭,张弓搭箭瞄准了

      那个土人,低吼一声,弓弦响处,把那个土人直接从花豹背上射了下去,死在当

      场。

        土人们搞不清楚我们是怎么杀死他们一个头领的,也吃了一惊,不过这些土

      人很是凶蛮,驱赶着猛兽,挥舞着木棒直接朝着我们的寨门冲了过来。

        我们纷纷放箭,射到了一些土人,不过他们也冲到了寨门口,几个土人抡着

      棒子使劲咂门,我们的武士也都拔出青铜剑,集中在门口,准备肉搏。

        我让广东妹妹紧紧跟着我,必要的时候跟我一起逃跑。

        广东妹妹说那些动物太可拍了,我们肯定打不过,干脆直接逃跑算了。

        我说:「现在跑也跑不了了,怎么跑啊。」

        广东妹妹都快哭了,说:「总不能让老虎当午饭吃了啊,多疼啊。」

        我一听午饭,心生一计,土人并不太可怕,我们人数远远多于他们,就是这

      几十头猛兽吓人,我对广东妹妹吩咐了几句,广东妹妹听的眼睛都大了,咧嘴笑

      道:「你真他妈的聪明,抱着我使劲亲了一下,带着草场的几个武士跟一群女奴

      跑了。」

        武士们紧张的盯着摇摇欲坠的寨门,外面猛兽的呼喝嘶吼声听的很清楚,大

      家很是紧张。

        门已经被砸了几个大洞,好在寨墙上还有弓箭手放箭射杀下边的土人,要不

      我们的寨门很快就烂了。

        即便如此,猛兽的声音让大家紧张到了极点,握剑的手里都出了汗。

        这时候,后边传来广东妹妹的喊声:「让开,让开。」

        大家一回头,都愣住了,广东妹妹带着10几个武士,20多个女奴跑了过

      来,大家手里都拎着被劈成两半的羊,血糊糊的,肠子肚子拖在地上,大家让开

      后,武士跟女奴把羊都扔地上,让大家后撤,让出一片空地。地上堆了大概有1

      00头羊的尸体。

        众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纷纷冲广东妹妹点头,示意她聪明,广东妹妹也

      挺美的,朝我笑笑。

        广东妹妹把黑子也牵来了,缩在远远的一个角落,时刻跟我准备逃跑。

        寨门终于砸开了,土人们也很狡猾,放开了拴着猛兽的绳索,先让猛兽们冲

      击,不过这恰巧中了我的计策。

        猛兽们一冲进来,满地的新鲜羊肉,浓烈的血腥味道,饿了很久的猛兽立刻

      兴奋起来,扑上去狂吃起来,老虎豹子冲在最前面,大狗熊也四肢着地的扑到羊

      肉堆里。

        土人们也冲了进来,抡着棒子,可眼前的景色让他们傻眼了,他们驱赶猛兽

      向我们袭击,这些吃的正欢的家伙那里管的住,猛兽都有个习惯,有吃的总想找

      个没人的地方吃,一些老虎豹子叼着羊肉,反倒往回跑去,冲倒了不少土人。

        我们看到土人乱作一团,先是一轮齐射,把最后的箭都射进人群中,放倒不

      少土人,一些猛兽也中箭,疯狂起来。

        我们扔了弓,魁一声呐喊,大家一起冲了过去。

        我也举着青铜剑,疯狂的呐喊着,使劲踏步,原地不动的奔跑着。

        待身边的武士都冲了过去,我一转身,朝着广东妹妹跑去,两人缩在后边看

      混战。

        青铜剑还是比木头狼牙棒厉害,渐渐的我们占据了上风,土人们纷纷后退,

      那些猛兽看到流血的土人,反而扑向他们咬倒了不少。

        看我们占据了上风,我拎着宝剑过去准备占便宜,突然半空中一声霹雳般的

      鸣叫声,声音清亮,诡异,我抬头一看,差点吓的尿裤子,半空中竟然飞下来一

      只巨大的翼龙,龙被上骑着一个脑袋插满鸟毛的土人,我当场差点昏过去,这东

      西太恐怖了,宛若一只长了长长尾巴的巨大的蝙蝠,掠过人群时,一爪抓一个我

      们的武士,拎到半空中就扔了下来,当场摔死。

        跟着又是一个俯冲,大尾巴拖在人群中一摆,打倒一片,我们的武士也没见

      过这场面,吓的纷纷后退,土人们立刻反攻过来。场面立刻扭转了。

        我哆嗦的说:「这个时代怎么会有……恐龙,还他妈是翼龙……」

        广东妹妹哆嗦着说:「这东西会不会喷火。」

        我扭身骂道:「操你妈,你当是美国动画片呢,还他妈喷火。」

        我伸手一摸,箭壶里还有一支箭,我捡起一把弓,瞄准着翼龙,等翼龙再次

      俯冲,靠近地面时,我一松手,箭飞了出去,正中翼龙的肩膀,翼龙吃痛,拔地

      而起,空中扭身打了个滚,背上那土人直接摔了下来。

        翼龙似乎知道是我伤了它,在空中盘旋一圈,只朝我扑来,我吓坏了,扔了

      弓,转身跳上黑子,拉着广东妹妹的手,拽上来,黑子也害怕了,撒腿就跑,翼

      龙在半空扑了下来,我一转马头,黑子拐个弯,在两座房子间穿了过去,翼龙太

      大,进不了这个缝隙,只好再次升空。

        这下我们冲出去挺远,我们从后门直接穿出去,玩命的跑,翼龙半空飞着狂

      追,我绕着寨子兜圈子,翼龙一边鸣叫,一边扑扇着双翼疯狂的追着。

        这场面太吓人了,两边的人都举着武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翼龙追我们,大

      家都忘了搏斗。

        跑了几圈,黑子的肌肉跑开了,速度提了上来,我死死抱着广东妹妹的腰,

      手伸直抓着黑子的鬃毛,黑子也聪明,翼龙扑下来,它不用我指挥,自己就是一

      个变向,翼龙就扑空了。

        我已经吓的闭上眼睛,黑子直接向外跑去,不绕圈子了。黑子狡猾的很,挨

      着大树跑,翼龙很难直接扑击,穿出了树林,经过一片空地,我心想这下坏了,

      没有大树可以躲了,翼龙盘旋了一下,正准备扑击呢,我闭目待毙。

        突然,一声鸣叫,一道黑影掠过,直扑翼龙,我扭头一看,我的那只鹰半空

      着截击翼龙,两个动物身材差了很多,鹰身体只比龙脑袋大不了多少,可是鹰灵

      活很多,绕着翼龙的脑袋飞,翼龙扭着脑袋想咬我的鹰,根本咬不到。

        鹰有一种特殊的癖好,爱袭击猎物的眼睛,翼龙硕大的眼睛正是它的目标,

      翼龙被鹰缠住了,顾不得袭击我们了,我们骑着黑子玩命的跑。

        鹰爪子鹰嘴袭击龙眼睛,可是这龙有眼睑,一闭眼,厚实的龙皮就护住了眼

      球,鹰也没办法,两个家伙缠斗起来。

        龙的目标还是我们,虽说跟鹰搏斗,还是扑扇着大翅膀跟在我们后边。

        鹰终于找了个机会,直扑龙眼,舍命攻击,在尖锐的鹰嘴刺入龙眼的同时,

      翼龙硕大的龙嘴也合拢了咬住了鹰伸展的一边翅膀,两个动物都是一声凄惨的鸣

      叫,龙的一只眼睛瞎了,鹰也被龙叼在嘴里,龙疼的在空中连续打转,鹰被叼着

      嘴里甩来甩去,估计已经死了,我一边心疼,一边驱马狂奔。

        翼龙吐出鹰,歪歪斜斜的追向我们,我们狂奔而逃。

        要不是它之前挨了一箭,又被我的鹰以命换了一只眼,我们根本跑不了,现

      在它受伤了,飞的歪歪斜斜,摇摇晃晃,扑击也没了准头,我们早完蛋了。

        玩命狂奔了很久,广东妹妹说:「咦,这是八达岭,我们就是从这来的。」

        我四下一看,果然是,我说:「管他啥地方的,先逃命要紧。」

        黑子纵然神骏,不过驮着两人玩命跑,也累的不行了,我感觉它鬃毛都浸了

      汗水,湿漉漉的,伸手一看,手心竟然是粉色的液体,探手在黑子脖子上一抹,

      抬手看,竟然宛若鲜血一般。

        我又惊又喜,对广东妹妹说:「黑子是汗血宝马,跟郭靖的小红马一样。」

        广东妹妹伸手一摸,也吓了一跳。扭头说:「什么汗血马,是我来例假了,

      没有卫生巾。」

        我破口大骂:「操你妈,白让老子激动了。那马鬃上怎么也有血。」

        广东妹妹说:「刚才觉得裤裆湿了,摸了一把,随手抹马鬃上了。」

        我气得差点摔下来。

        翼龙也飞的慢了很多,不过还是紧紧跟着。

        黑子步伐有些乱了,广东妹妹发现了说:「我下马,你放下我,你们跑。」

        我说:「不行,你下去就是个死。」

        广东妹妹哭喊着说:「黑子快跑不动了。」

        我也发现了,我低声对广东妹妹说:「我也快不行了,你抓住鬃毛,我抱着

      你。」

        广东妹妹双手抓住黑子的鬃毛,我咬咬牙低声说:「妹子,我找到小静了,

      我爱你们两个。你们要好好活下去。」

        广东妹妹刚要说话,我双手一推她的腰,脚从马镫脱出来,翻身从黑子背上

      跃了下来,黑子觉得身子猛然一轻,直奔出去。

        我在地上打了个滚,翻身站了起来,伸手一摸,心里暗叫:「苦也。」

        原来下来的太匆忙,我的宝剑还挂马背上呢。

        翼龙一个盘旋,放过了黑子她们,绕着我兜着圈子。

        我四下看看,连根木棒也没有,心想:「西方电影都是骑士用剑屠龙,老子

      难道要赤手屠龙么。」

        翼龙似乎知道我跑不了了,鸣叫了一声,似乎有些洋洋得意。

        我心里暗骂,这王八蛋倒是聪明,翼龙盘旋了两圈,调整了方向,直向我扑

      来,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暗想:「完蛋了,死翘翘了。」

        我坐在地上,惊奇的发现,这里竟然就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前面2

      0多米就是我从高速路摔下来昏迷的地方。

        我心里想:「操,真是从那里来,回哪里去。」

        我闭目待毙,心想神仙大侠谁也救不了我了。北京妹,广东妹,海南妹,山

      西妹永别了……

        校长,支书,将军永别了……

        翼龙细长的大嘴冲我张开了,我都能看到它嘴里锋利的牙齿了,那一颗颗巨

      齿宛若一把把匕首一般,我心想这被咬一下脑袋就没了,倒也不痛苦。

        侏罗纪公园就是骗人的,那电影上翼龙比人高不多少,可这家伙有我两三倍

      大,嘴比我脑袋都大,我胡思乱想着,死亡的恐惧系上了心头,我死了广东妹,

      北京妹怎么办呀。

        可眼前也没人能救我啊,正想着呢,脸上已经感觉到翼龙冲击带过来的风,

      鼻子已经闻到翼龙嘴里的恶臭,就在此时,凭空一个闪电,半空中似乎开了一个

      大洞,一个黑糊糊的东西从天而降,正砸在翼龙的背上,翼龙一声怪叫,被砸到

      地上,它的大嘴从我鼻端滑过,就差几厘米就碰到我的脸了。

        翼龙被砸的筋骨俱断,鸣叫了几声,挣扎了几下,脑袋一歪,死于非命。

品牌:专业伴游交友服务 专业:资深伴游交友团队 真实:诚信会员验证体系
郑重提醒:社会有风险 交友须谨慎 (免责声明:禁止未成年人注册以及援交服务)友情链接及合作请发送邮箱:gg168vip@gmail.com
Copyright © 2020 gg168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escorts were 18 or older at the time of depiction. 本平台内容由上传者提供,与本站绝无任何关系